馬力歐的複雜人生

關於部落格
坐天秤上昇雙子加AB型的超雙面店長

我用這店寫人生但我的人生卻不只保養品
  • 193884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20150418

 
那一天我寫下:
 
 
 我們的台商客人都覺得大陸是個每天都在進步與建設的國家,台灣相對是停滯不前的;說實話,我倒不希望台灣在搞太多重大的建設了,我寧願她安靜一點、柔性一點、多一點休息的時間;台北的大巨蛋蓋不成就算了吧,讓她變成公園好了,為什麼別人有的,我們就一定要有?
 
 
有一回老闆娘的紐約朋友來台灣,店長帶她們去夜店玩,其中一個一直說好喜歡這樣的感覺,我順口回了他一句:那妳也可以回紐約開家一樣的,她回我的話我一輩子都記得:「這裡有這麼好的,我想的時候,就來這裡就好了,喜歡不一定要帶回家」; 
 
 
原文在這裡

 
沒錯,文中還有最流行的大巨蛋話題也在裡面,原來 6 年前店長就表態了;
 
 
店長領悟到的這句話 「 別人有的我不一定要有 」讓我有無比的動力做我自己;
 
 
這句話很不簡單,妳可以重複念 100 次就會感受她的威力,當然有念不一定有保庇,不過她真的可以讓妳變成一個有趣的人,一個會安靜下來做好自己事的人,一個可以開始摸索出自己要什麼的人,一個會想要活出自己特色的人;
 
 
店長是贊成拆大巨蛋的,放在市中心讓人壓力太大了,真正的問題是我們用的到她嗎;不過店長覺得拆不拆一顆蛋這只是小事情,我們回顧自己的過去,總是不停的犯著各種的錯誤,總是蹣跚的帶著悔意往前走,希望著在未來自己可以成為更好的人;一個城市也是一樣,藉著換人做做看就表示了人們最新的想法,過去不合宜的決定,改掉就好了;不過老馬說台北人等巨蛋等了 20 年,其實這句話也不一定是錯的,我想到一個故事說給大家聽;
 
 
我們八德店的隔壁有一個遼寧街夜市,夜市走到底有一個小小的私立中興高中,如果從店裡走過去大概就是 5 分鐘的路程;年多前店長的老媽跟我說,她之前在中興高中教書的時候,遼寧街夜市好熱鬧,現在看起來冷清多了;我回說,哈?? 見鬼了,妳之前在那教過書?就在我上班的隔壁?遼寧街夜市有這麼久了嗎?(我只知道我媽在我很小很小的時候做過一陣子的老師),她說就是接近 40 年前吧,那時候她的同事裡還有李登輝的兒子耶,我聽著老媽說著說著,嘴裡不由自主的嘀咕著還真是見鬼了,怎麼 40 年後我也在這裡啊;
 
 
後來我問她妳到底幹嘛好好的老師不做要跑去做生意,要不然現在不就是可以領退休金過日子嗎,也不用搞得夫妻失和,後來償債超過 10 年,家境一蹶不振(店長爸媽離婚已經超過 25 年,不過全家近幾年倒是常約出來一起吃飯);我媽對我說她還是老師的時候,有一次她跟老爸去郵局辦事,她看到郵局的櫃台在服務她的時候邊吃著一個進口的零嘴,她跟老爸說她也很想吃,老爸生氣的回她說,妳做老師一個月才賺多少錢,人家才吃得起,(聽說 40 年前的郵局是待遇最好的地方,奇怪嗎);
 
 
老媽說一輩子忘不了那一天,那天她在心裡對自己說她也要買得起那個零嘴,她對自己說:「 別人有的她一定也要有 」,她忘不了的那一天就像幾十年之後她兒子忘不了在夜店的那一天;
 
 
我媽做生意後賺了錢,我記得小三時候的店長被送去開始學鋼琴,對阿,妳別看我現在長這樣還真的學過鋼琴,還學了好幾年,學過畫畫,學過游泳,國一還去學跆拳道哩;不過店長還真是個壞胚子,跆拳道去了一天就開始翹課,可能是生性就愛好和平不喜歡哼哼哈兮的;但國一時的店長就懂得在放學後潛回教室裡,偷偷從小老師的抽屜裡拿出當天的考卷,找出好學生的來對著抄;就在很快的顯現叛逆的個性後,國一沒念完店長就被送到私立學校住校去了,妳現在問我以前學過什麼也都記不住,現在摸到鋼琴也只會 mi so so mi re do ,那時候花的錢值得嗎?誰有辦法說清楚,但對任何父母來說到底是不是別的小孩有的,我的小孩也該要有呢;
 
 
40 年前的店長老媽只想著別人有的她也要有,那 20 年前的台北人知道自己要什麼了嗎?我不是很確定但店長確定的是 20 年前的台灣男生就是那麼傻那麼天真的以為只要我們有顆大巨蛋我們就會 ”自然的” 擁有一個打遍美日無敵手的職棒球隊現在的妳能體諒 20 年前的台灣男生嗎當然 20 年後的現在,店長覺得大巨蛋應該很難用的到,很少有球賽用的到,很少有巨星用的到;那如果再過了 20 年呢?當台灣進入到了 9G 通訊傳輸的時代,那時候的年輕人會不會只要戴上一個阿帕契頭盔,就可以身歷其境的悠遊在演唱會現場,進入到  NBA 球賽當中;以後的人可能不需要熬夜排明星演唱會的票,妳只要坐在家裡客廳戴上頭盔就進入到未來江蕙的演唱會現場,可以近距離的與未來江蕙面對面、聲效音效都宛如現場,那 20 年後的台北人真的用的到大巨蛋嗎;
 
 
但要是說到 200 年之後呢?會不會我們現在討厭的大巨蛋廢墟變成了一個像是妳到希臘要去朝聖的羅馬競技場一樣,吸引著世界各地的遊客來參訪怎麼會有一個如此誇張的市中心廢墟地標呢;店長要說的是當我們把時間軸拉的很長很長,過去的行為都失去了對與錯的角度,留下的只有歷史足跡而已,那現在的我們又何需過度的執著於當中;
 
 
台灣有著很大的世代間對立,彼此抱怨著、不信任也不願理解;其實我們應該更寬容的來看待彼此,看待不同時空背景下人們會做出不同的決定,這些都是可被體諒的;一個今天看似對的行為都有機會在未來不同的時空背景下出現很大的質疑,所以我們能做的就是在當下盡可能做好自己的本分,寬容的接納過去,虛心的面對未來;
 
 
我問過我媽有沒有後悔不做老師,對一般人來說,也許哪句 「 別人有的她也要有 」 害了她一輩子;她只有笑笑的溫柔的對店長說,完全不會,就算現在看來沒有很好的結果,但她很年輕時就全球跑做生意,大起大落的經歷豐富了她的人生;也許我也是一樣吧,就算學過一堆用不到的才藝,年輕時做了多少的蠢事,但今天不也都成了豐富店長部落格的一部分,讓我能在這裡繼續的瞎掰下去;
 
 
那整個台北市又何嘗不是這樣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