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力歐的複雜人生

關於部落格
坐天秤上昇雙子加AB型的超雙面店長

我用這店寫人生但我的人生卻不只保養品
  • 193884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20160828

 
 

他也特別註明了:『我們去吃的時候千萬不會這麼倒楣吧,吼,拜託陸客不要不要再來台灣了』
 
店長想這張圖可能很多人都傳過也看過吧,關於陸客瘋狂搶食的畫面

 
陸客也許是政治問題、經濟問題、情感或是仇恨問題;但店長當時看到他傳的這張圖,我想到 35 年前一個記憶中的場景,也對自己說週年慶過後要把她記錄下來;

 
店長小學時候,約莫就是 35 年前的台北,那時我媽媽會帶我姐與我到很大很大的酒樓吃港式飲茶對小孩子來說那可是大事,誰小時候抗拒的了港點中那排骨的香與鳳爪的味,但我記得清楚不是因為食物,而是那時候去吃飲茶一家子人是要被放哨的;
 

怎麼說放哨呢,一進去酒樓,我媽媽會帶著我們一桌桌逛過去,哪些人的桌上看起來盤子要空了,或是聊起天沒在吃飯了,就放一個人站在她們桌旁邊;之後整個諾大的酒樓大廳,我、跟我姐、跟我媽就這樣大家遠遠的各據一方,彼此在人群中遙望著,幹嘛呢,就是盯著人吃完等位置,店長說的這些都是真實的;

 
那時的台北餐廳沒有人帶位,而且一大桌併個 34組不同夥很是正常,整個酒樓鬧哄哄跟菜市場一樣;等吃的人辛苦,那吃飯的人也不得安寧,一張大桌子圍著一堆人望著妳吃飯,妳會吃的心曠神怡才有鬼,但那時候的「習慣」確是如此;店長可能是天秤座的關係,從小臉皮就薄,就算我等的人離開了,旁邊竄出個大嬸一屁股坐下去,我也就是頭低低的走去找媽媽,不敢說一句話;也就是因為對這樣尷尬的情況難以忘記,我對這段故事特別有印象;

 
但沒有多久台北進步的很快,很快的餐廳開始有人帶位,不再讓人直接亂闖站在桌子旁邊,店長腦海中也只有 2 段如此的印象而已,但我知道我描述的場景對現在的年輕人來說是很難想像的;
 

其實這幾年大家流行吃 Buffet,以前也早流行過,只是現在訴求吃的是高檔海鮮食材,多元異國料理,各式精美甜點以前的 Buffet 其實也很多元,也許就是台日式混搭江浙、四川般的多元,記憶中好像會搭個蒙古烤肉之類但店長記憶最深刻的部份,就只有小時候一次跟很多家人去吃 Buffet,當然是沒有像圖片中搶的那樣誇張,但我記得我的叔叔阿姨那時也是捧著很多盤,然後滿滿的就放在桌上,對阿吃自助餐怎麼變成了吃『一桌合菜』阿,不是應該自己吃完了再去拿就好了嗎,不是喔,店長小時候吃 Buffet 也就是吃合菜,妳不要不相信,那時候的台北人也是怕去晚了就沒了;

 
其實店長說這段故事是想表達,人都會透過學習透過時間,去擁有、去達到一般人標準所謂的『文明』,那就是在妳伸展妳權利的時候,妳會懂得更去保障其他人也擁有相同權利的空間,甚至更大的空間;人與城市都會一起前進成長,就像店長記憶中那讓我緊張不安的台北大酒樓,她也許甚至不是個大酒樓,但店長當時在人群中孤單的恐懼加大了她的存在,也同時深刻的把那畫面保留了下來
 
 
我們何不更寬容,更有同理心的看待所有人,妳覺得荒謬無比的行為,不表示上個世代的我們沒有經歷過人與人間也許會有世俗看來文明的差異,但人與人間是無法比較高尚的,高尚的人格要很長很長很長的時間才看的清,或是很艱難痛苦的時刻才能展現出來,誰會在妳最低潮的時候拉妳一把,往往跟妳想的人都不一樣
 
 
我們若是常常抱著某些眼光去看待不同國家的人,也就永遠會有更某些國家的人也那樣的看待我們但店長還是一樣臉皮薄,這些話對我好朋友也說不出口;
 
 
店長知道如果他真來了台北,我會請他去吃他想要的  Buffet,但我已經知道,我們會一起用『一桌合菜』的方式來享受這場鐵人三項,一個記憶中老台北人的方式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